Delivering Happiness:A Path to Profits, Passion, and Purpose by Tony Hsieh

刚刚读完美国企业家 谢家华 的自传:Delivering Happiness:A Path to Profits, Passion, and Purpose。读这本书的初衷是因为在亚马逊自传类分类里看到了这本书,就随手Google了下这本书,以及谢家华的本人。首先他本人的经历就比较吸引我,父母是台湾移居美国的华人,典型的亚洲家庭的孩子,出生美国,哈佛毕业,有着天才般的生意头脑,不一样的人生思考和规划,敢于冒险等等都已经击中了我的阅读欲望。其实这本书写的是谢家华一路创业以来的故事,他在开头说这本书不是自己的自传,也不是公司的自传,在我看来这本书就是在记录他在创业路上的一些心得、经历、感想和总结,凭这两点,我觉得这本书值得一读。

按理说,自传类的英文原著,我原本以为会读的很快,但是这本书并没有想象中的读的那么快(一般通俗的英文小说,300页左右的我两天就读完了,以Sidney Sheldon的小说为例),相反我是读一会停一会儿,因为有时候里面的一些观点,案例,无需要停下来思考,或者做笔记,或者消化掉,读读停停,可算是完成了这本书,回过头来看,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无论是技能上的,还是内心对话类的,都有。 继续阅读“Delivering Happiness:A Path to Profits, Passion, and Purpose by Tony Hsieh”

在北京,一个孩子上学有多难

上周在Google的新闻推送中读到了Bloomberg推送的一篇报道,是讲述北京小孩入学的难度大问题,觉得很有代表性,特地发上来供大家阅读。

在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里,想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入重点中学就读,谈何容易,文章的开头是以父母为了孩子如何上重点学校而一起交流心得这样一个背景,三言两语就勾勒出了一副心酸的画面。城市的教育资源与常住人口永远是无法匹配的,这种资源的稀缺导致各个阶层的父母们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的孩子争取一张入校的资格证,而这个各个阶层,实际上是指中产或者以上的阶层,中产以下的父母阶层,一来没有这个资格,二来,没有这个财力。

文中提到了北京的学区房的事情,这也是中国特色中算是奇葩的一个现象,北京城区一个破旧的11平米的学区房,买到了530万,折算成房价是46万一平,这样的价格,是大部分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问题,而且买这46万一平的学区房还要满足条件,在北京缴纳社保、个人所得税5年以上,或者拥有北京市工作居住证,才有资格购房。这些硬性条件,再加上一些细小的条条框框,让生活在北京的父母们,尤其是年轻的父母们,几乎是与重点小学无缘,或者,他们的小孩,在北京是没有资格上学的。

说到重点中学,其中讲的一个概念,对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来说,我还是第一次了解到,文中说到重点中学最初设立的初衷,是毛主席时代,为了培养共产党高官权贵的后代设立的小学,作为我国的执政党,为共产党服务的学校,当然是顶尖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学校拥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设施,以及最好的教育资源。我想这也是导致今日“重点中学”热的原因之一吧。 继续阅读“在北京,一个孩子上学有多难”

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城里,何处得一隅以歇息,万家灯火中,哪一盏灯光能温暖奔波在各个角落的北漂人?

​我目前生活在北京,近期北京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全城整治开墙打洞行动(临街的首层房屋将窗户打掉改成一道门作为商铺),文中采访的每个经历者都有不同反应,施工工人说事不关己,有砖背有钱赚就好,北京老太说这是好事,把外地人赶出去胡同就更宽敞更干净了(而这位老奶奶的爷爷是天津市长家里都是组织上的人)。土著北京中年饭店老板说当年下岗潮的时候,政府鼓励从事商业活动才会出现打洞的行为,现在又要把人赶出去,这很不人道。而来京10年的江苏裁缝不得不离京归家。政府的每一个政策,每一条政令,都无不和平凡的老百姓息息相关,在政府和社会的滚滚车轮下,碾压的是辛苦在这个城市打拼的异乡人,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城里,何处得一隅以歇息,万家灯火中,哪一盏灯光能温暖奔波各个角落的北漂人?

今日在Nexus手机上的Google News&Weather App推送里面读到了这篇文章,觉得还不错,放上来和各位分享,顺带给Google打个广告,Nexus是Android界最好的手机!没有之一,上几张图代表我是Google粉,第二张图里面的第三行第三个APP就是News&Weather应用,至今为止我觉得最好的新闻客户端,推送的新闻精准高质。如果没有Google的设备,可以在浏览器里面输入www.news.google.com在网页上进行阅读。





 

We Talk to the Beijingers Impacted by Citywide Renovations

继续阅读“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城里,何处得一隅以歇息,万家灯火中,哪一盏灯光能温暖奔波在各个角落的北漂人?”